2012年5月24日星期四

泰國-音樂紀遊11:死火後的《亡命之途》@Wintour Bus 清萊至素可泰

Day 5: April 4, 2012

由清萊至素可泰是有直接巴士的,出發前大概也找了資料,行車時間會比先回清邁再轉到素可泰為短,聽說走的路線也有不同。我乘1030的巴士,預計下午1800前會到舊城,這是網上找來的資料,車站的人也是這樣說。

最後出了點岔子,晚上2000才到車站,而且是新城的車站。

巴士大概在1400時在路邊停了下來,我本來都不以為然,後來下了車丟我的午餐 --- 杯麵,才知道車子應該「死火」了。乘客不慌忙地下車,在路邊的小店閒著等時間過,大概在香港,人們已經失了控。天氣都有點熱,我坐到一張太陽直照的檯子寫postcard,是傷眼睛的,不要學。我心境一早已調節好,反正我最想去的白廟已經到了,這兒雖不知是什麼地方,但也不是荒蕪之地,既來之,則安之。


個多鐘頭了,我躲到有樹蔭的地方看書,突然救兵來了,是另一輛巴士,也是一種高身的旅遊巴,下層放行李,上層坐乘客,可坐48人的那種。我想大家一定爭先恐後,但他們非常有禮斯文,我算是較後的一位,心想應該上不了,但司機叫下層的行李艙也開了,部分乘客就好像偷渡客似的,坐到艙裡。上層自然是站滿了人,一部巴士載了兩部的乘客,但乘客都沒有怨言,乘客都熱心把較好的位置給予有需要的人,連我,身為旅客,也有乘客想讓座給我!泰國人,除了微笑外,好像還有光環呢!

巴士繼續行駛,心裡還在盛讚他們之際 ...  一部巴士載了兩部的乘客?! 上層還站滿了人?! 我向窗外一望,是山,我向車頭玻璃方向望,是一條彎彎曲曲的下山山路,巴士現時上重下輕,我知巴士司機一早已察覺安全問題,車子開得非常慢。我站在上層,一邊把身子擠到可以望到車頭的方向,一直盯緊路況,一邊緊握扶手,我想發條短訊給在香港的女友,告訴我正身在一超載一倍的巴士中,預計4個小時後才到,到時再報平安,但,我不敢鬆手去取電話。我看看其他乘客,有的已昏睡,我的位置正好在上層的樓梯旁,我望向下層的行李艙,艙內的人一定不知車外的路況,我腦中衝著一單又一單的新聞,什麼地方,什麼山區,有輛超載一倍的巴士失控墮山。山路上有警察的路障,我很想他們把我們截停下來,我寧願遲多一點到素可泰,也不想客死異鄉。

這條山路好像特別的長,又或是司機開得特別慢,開了一個小時了。當車子轉彎,車向山靠攏時,心想還好,如果車反了,也是反到隔鄰的行車線,握緊一點,應該不會太傷;但當車向山邊轉彎,我手握得更緊,暗叫「求你不要反啊!」。

終於巴士駛回平路,我舒一口氣,那個短訊這時才發出。下一個大站,我們終於下了車,轉乘另一輛巴士去素可泰了。

謝安琪的《亡命之途》講晚上的亡命小巴,今次的巴士沒有超速,只是在山路上超載行走,但心裡想的也一樣「能否終有幸踏門外,愈望愈感慨,有太多未放開」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